長石觀點丨亂談“產業互聯網” — 科技才是我們的唯一信仰
長石資本    日期:2019-6-25    瀏覽:1288
文/長石資本合伙人 丁忠民
 

2018年起,“產業互聯網”慢慢成為了投資圈的新熱點。尤其是去年9月隨著騰訊宣布進行戰略升級,調整組織架構,進軍“產業互聯網”后,在股權投資領域迅速掀起了對“產業互聯網”的熱捧,最熱的時候甚至已經到了言必稱“產業互聯網”的地步,頗有點2017年8月后追捧“智能制造”的勢頭了。

二級市場對“產業互聯網”也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騰訊的股價一改半年多的頹勢,一路攻城掠地,從最低點的250元一路攀升,目前已經再次逼近400元的關口,再創新高似乎已經指日可待了。

當我們覺得這個概念已經炙手可熱的時候,騰訊似乎覺得熱度依然不足,于是馬總在“兩會”上、在“IT領袖峰會”上再次振臂一呼:“產業互聯網”的春天才剛剛開始!
 
 

什么是產業互聯網?

 

其實馬總也并沒有說明產業互聯網到底為何物,只是把它作為消費互聯網的對應提了出來。仔細研讀了2018年10月馬總給股東的信、兩會的發言和峰會的演講,自說自話得總結一下:產業互聯網為各行各業的傳統企業、實體企業提供“數字接口”,使它們能通過與互聯網的融合觸達海量用戶,從而具備硬件、軟件與服務三位一體的生態化能力。最終打通從生產制造到消費服務的價值鏈,實現從智慧零售到智能制造、從消費到產業的生態協同。
 
騰訊研究院后續推出的報告做了一些注解:產業互聯網是互聯網發展的遞進與深化,將互聯網從消費端帶入生產端,目的是實現C2B2B2C的閉環、帶動各產業整體轉型升級;產業互聯網是以機構組織為主體的漸進式創新。產業互聯網不是某項單一技術,而是以數據作為基礎資料,綜合運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綜合信息技術集,來促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同時帶動新興產業發展。
 
理論界的定義則更是五花八門。這里引用一個業內大咖的提法:產業互聯網是以新一代信息通信網絡為基礎,以云平臺構建的線上資源池為載體,以模式協同創新為核心理念,以數據為核心價值,集聚產業鏈上下游的生產要素資源,實現產業互聯、平臺融合、企業協同、要素融通,進而面向產業生態鏈、供應鏈的各類產業用戶,提供生產全要素、制造全流程、企業全生命周期服務的產業協同互聯生態網絡。
 
讀完這段名詞+形容詞、定語+狀語、遞進+并列,對仗工整,面面俱到的文字后,我不禁對自己的閱讀能力產生了深深的懷疑。
 

看來到底什么是“產業互聯網”并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

 

創業者過去做了什么,現在又在做什么?

 

2018年之前產業就沒有擁抱互聯網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先看看巨頭的表現吧。
 
2019財年亞馬遜的收入中超過一半來自于為其他第三方賣家提供的各類服務;2018財年阿里巴巴的云計算和2B電商收入也早就占據半壁江山;令人驚嘆的是幾乎淡出大家視野的B2B老人“慧聰國際”2018年度營收達到了105.8億元,其中科技新零售事業群收入5.6億元,占總收入比例為5.3%;智慧產業事業群收入92.1億元,占比87.0%;平臺與企業服務事業群收入7.3億元,占比6.9%,智慧產業事業群已成營收主力,增長率高達327%。倒是搖旗吶喊聲最高的騰訊交出的最新財報里2B業務增長缺少亮點。
 
而最具活力的創業者們更是從未停止過將產業與互聯網融合的努力!雖然在當下的風口里,創業者們紛紛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產業互聯網。但是大家不要忘了,過去十幾年創業者們在企業服務、B2B、工業互聯網、工業大數據的嘗試不都是產業與互聯網融合的成果嗎?不要忘了連阿里巴巴都是以2B業務起家的。
 
當然在2B領域我們目前交出的答卷并不是太好。華興投資的包凡曾對比過一系列數據:工業傳感器滲透率,美國已經達到12%,而我國只有4.6%,;在云計算方面,美國有超過80%以上的企業數據上云,在我國比例只有30%(這還是在政府大力補貼的情況獲得的);2007年到2018年,美國有超過5000個通過數據分析申請的專利,而我國連1000都不到。而在長石資本長期關注的企業服務領域里,美國各類SaaS企業發展如火如荼,而國內大量初創的此類公司卻長期處于不溫不火的狀態,一旦得不到新的融資就會迅速消失;在高端裝備、工業機器人領域,我們更是遠遠落在發達國家的后面。
 
所幸創業者永遠都是在不斷前進。在過去半年里,我們看了很多產業互聯網類的項目,有已經存在多年的企業,利用原有的資源結合新技術升維發展的;有初出茅廬的海歸技術派,利用AI等技術降維打擊的。我們欣喜得發現在新技術的推動下,我們的產業和互聯網越來越緊密了。
 
以B2B領域為例,我們看到創業者們早已突破原先通過撮合交易收取交易費的模式,創造出了多個新的模式。
 

比如按運營模式分我們最近接觸過的就可以分為以下四種:

大拆小模式:從需求端獲得大訂單,通過在生產端設立的在線信息系統獲取生產企業的產能,動態地將大訂單分解成若干個小訂單下發給生產企業,提高綜合效率。

小拼大模式:通過匯聚若干小企業的采購需求,形成大訂單,統一向頭部原材料企業采購。從而降低小企業的采購成本、提升小企業的原材料質量。

小接小模式:將下游企業的中小批量需求與生產企業的閑置產能對接,即降低了下游企業的采購成本,又提高了生產企業的設備效率。

多并同模式:將同類多技術規格的小批量需求,利用AI技術將生產過程做最細化的分解,將相同工序,通過統籌安排,優化生產流程,提高生產效率。
 
B2B領域最網紅的“找鋼網”CEO王東近期曾分享過他的想法。他認為作為2B的企業通常的打法可以是:先建立大規模的交易平臺,讓大批用戶習慣于在你的平臺上買賣貨物;然后整合行業的各種服務提供者為平臺用戶提供更高效的服務;最后提供SaaS和數據服務,包括AI服務,讓行業用戶在你的體系內工作以提高工作效率及商業決策效率。
 
最令人感到興奮的是據王東介紹,目前已經有相當多的用戶開始使用“找鋼網”的SaaS,并且這個數字正在快速提高。主要原因是客戶使用后提高了他們的交易效率,以提高交易效率為出發點的SaaS會更容易讓用戶接受。隨著平臺規模的擴大,數據化的基礎會越來越好,直到催生AI的誕生和成長。
 

通過對上述這些新模式的分析,結合王東的分享,筆者認為現階段2B業務的發展核心就是在互聯網的基礎上,如何通過各類不同的技術提高效率、降低成本。這應該就是騰訊研究院提到的“以數據作為基礎資料,綜合運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綜合信息技術集,來促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同時帶動新興產業發展”以及馬總提出的“硬件、軟件與服務三位一體的生態化能力”吧。

 

根本是什么?是科技!

 

所以個人認為并沒有所謂消費互聯網或產業互聯網之分,因為互聯網早已經成為人類社會最底層的基礎設施了,有的只是各類基于互聯網的不同應用,這些應用最終的受益者就是消費者,而這些應用的出現、發展和淘汰完全取決于科技的進步。所有的2B都是為2C服務的。
 
過去10年里依靠完善的4G網絡、便捷的移動支付技術、迅速提高的海量數據的處理和存儲能力這些新技術,針對消費者的互聯網應用得以迅猛發展。
 
而同時我們的制造業基于互聯網的應用發展比較緩慢,參與度低,除了受到我國制造業發展水平不均衡的現狀制約,最核心的還是因為相關技術無法突破。比如長期以來數據采集、數據傳輸、數據處理、工控安全等領域的技術發展水平遠遠不能滿足產業發展需要的技術要求。
 
但是近年來AI技術的不斷發展、5G網絡的日益完善、邊云融合計算的逐步成熟都為傳統制造企業網絡化、云端化和智能化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也才會有了18年以來大家對產業互聯網的各種期許。
 
所以根本還是科技!因為2B產業的核心問題在于效率低下,只有通過新的技術把行業效率提升,所以企業發展要依靠科技、研究學者要創新科技,而我們投資者就是要投資科技。應該像孫正義說的那樣,做一個信徒,一個科技的絕對信徒!
 
孫正義曾說他的投資是在利用“人類史上最大的一次范式轉移(行為或思維的改變)”,他的雄心壯志是“為人類創造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希望建造全球最大的信息高速公路。“奇點概念——人工智能超越人腦時——是最大的一輪淘金熱”。
 
其實在寫這篇文章之前,我對此并沒有特別深的感受,雖然我們已經轉型科技投資將近兩年了,但是科技投資實在是太慢了,它絕對不會像2C領域的投資那樣轟轟烈烈,但是它一定是一個可以長久持續,不斷上升的方向。所以我也在想我們長石是不是可以將我們的投資方向由“智能制造”迭代為“智能科技”。
 
最后借用一句科技行業術語來表達我個人對科技投資的愿景--努力去除每個垂直面的中間環節。
0
      
Copyright © 2016-2018 長石資本(Longcapital) 版權所有    滬ICP備16031463號    技術支持:益動科技
轩辕帝传电子游艺 旺能环境股票代码 腾讯游戏QQ麻将 华东15选5专家杀号 广东闲来麻将下载安卓 中国一重股票行情 闲来贵州捉鸡麻将下 … 安徽快三遗漏一定牛 黑龙江22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球探比分手机网球探 股票配资门户找象泰配资真诚服务GO 850棋牌输钱视频 幸运快3官网是正规的吗幸运快3开奖 北京赛车pk机器人漏洞 股票指数期货有哪些 福建22选5走势图表 幸运农场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