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石分享 | 區塊鏈治理:設計我們的未來
長石資本    日期:2018-2-14    瀏覽:1594

摘要:這篇文章描述了為什么區塊鏈治理設計是區塊鏈設計中最重要的問題之一,包括治理設計的關鍵組成部分,當前所使用的治理方案,以及未來潛在的方案,文末會提出對社區的建議。

為什么區塊鏈治理至關重要?
如同生物一樣,成功的區塊鏈也是那些能夠很好地適應環境的區塊鏈。假設這些系統需要進化以求得生存,顯然初始設計是重要的,但是如果需要長時間生存下來,那么擁有一個做出改變并進化的機制則顯然更為重要。
 
因此,我認為治理是這個領域最重要的問題。其他一些基本問題,如可擴展性問題,可能最好通過治理、采用設置適當的激勵措施來解決。但是,對于有關治理的研究卻很少,甚至人們對治理不甚了解。
 
 
中本聰向我們展示了向世界釋放區塊鏈激勵結構的巨大能力。僅僅9頁的白皮書創造了1500億美元的加密貨幣市場,形成了一個比前500名超級計算機還大10,000倍的計算機網絡,并最終形成開發者、用戶和公司的多元生態系統,成為人類歷史上影響力最高的行動之一。看來只要區塊鏈被良好地設計并構造,它就可以把我們每個人連接起來,自主運行并生存下來,這充分展示了區塊鏈作為網絡蘊含的巨大能量。
 
我們逐漸地生活在數字網絡中,在美國,人們每天平均花費11個小時在屏幕前,其中有一半以上時間是連接了互聯網的設備,而且這個時間每年增長11%。不過,這些網絡都是高度集中化的(如 Facebook,Google,Apple,Twitter),并且它們的地位繼續進一步得到鞏固。在目前的模式中,網絡的所有利潤和權力都在一個公司的內部,而你要么在內部要么在它外面。但是,重要的是,我們生活的網絡要服務于我們的最佳利益。隨著區塊鏈成為新的全球基礎設施,我們有機會創造出截然不同的權力機構,并且設計出我們自己想要的未來。
 
出于這些原因,我們堅信區塊鏈治理系統設計是影響力最高的活動之一。
 
寒武紀大爆發
我們知道,一個新政府或中央銀行成立這樣的情況是很少見的,而在成立時實施新的治理形式則更為罕見。
 
區塊鏈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它
1)允許成千上萬的治理系統和貨幣政策以軟件運行的速度進行嘗試
2)在某些情況下,治理失敗引起的后果常常并不嚴重。
 
因此,有關經濟和治理設計將會出現類似于寒武紀的爆炸式增長,在這種情況下,各種方案將可以并行和極速地進行測試。需要說明的是,治理中包括經濟設計和貨幣政策(也就是說,激勵結構),因為像系統的其他方面一樣,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可能會被修改。
 
通過數百萬個基于算法的中央銀行,我們將可以進行類似數百萬個加密的索羅斯試圖打破英格蘭銀行的嘗試,即使這些嘗試絕大部分都將失敗。通過這個過程,在接下來的10年中,區塊鏈教會我們的治理知識將大大多于我們過去100年在“現實世界”中所學到的其他知識。
 
治理的兩個關鍵組成部分
1、激勵措施
系統中的每個組織都有自己的激勵機制。這些激勵措施并不總是與系統中的所有其他組織保持一致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組織將提議對他們進行有利改變。有機體通常傾向于有利自己的生存變化。通常體現在獎勵結構、貨幣政策或權力平衡的變化上。
2、協調機制
在任何時候對所有的組織都有100%的激勵這件事是不可能的。每個團隊圍繞共同的激勵進行協調的能力是至關重要的,體現了它們對變革的影響力。如果一個組織比另一個組織具有更好的協調能力,那么就會造成對自己有利的權力失衡。
 
在實踐中,一個主要的因素是可以在鏈上和鏈外進行多少協調,鏈上協調相對來說更為容易。在一些新型的區塊鏈中,鏈上協調允許規則或者甚至歷史賬本本身被改變。
 
目前的方案
以下是對當今兩大區塊鏈的優點和缺點的剖析:比特幣和以太坊。我們目前處于區塊鏈治理的初級階段。系統很簡單,治理的方案也很少被嘗試過。
 
比特幣是第一個創建獨立區塊鏈的成功嘗試。做為基礎,讓我們來看一下:
 
  • 開發人員:增加持有的代幣價值,增強社會認可度,保持對未來發展方向的控制權。
  •  礦工:增加持有的代幣價值,期待未來更高的區塊獎勵以及未來更多的交易費用。
  • 用戶:增加持有的代幣價值,增加功能效用(例如,存儲價值,不可審查的交易,文件存儲)。
  • 主要通過鏈下協調。開發人員通過比特幣改進建議(BIPs)流程和郵件列表進行協調。礦工們可以在鏈上協調,因為是他們自己創造了區塊鏈。
最終得到的系統
比特幣建立的制衡系統有些類似于美國政府,并擁有多項好處。與參議院提交新法案類似,開發者提交請求。與司法部門類似,礦工決定是否在實踐中實際采納。類似于行政部門,網絡的節點可以通過不運行與礦工正在運行的版本相一致的版本來否決。和公民類似,用戶可以反對。最后,經濟激勵要求維護對系統的信任符合每個人的最佳利益。例如:如果礦工疏遠了所有的用戶,這些代幣的價值就會下降,他們就會倒閉。作為第一個這樣的系統,比特幣仍然強勁,這是不可思議的。
 
由于激勵措施的不對稱系統存在風險。礦工們試圖推動變革以增加未來累計交易費用,但只要比特幣的價值持續上漲,開發人員并不在乎此。對開發人員的直接經濟刺激是微弱的。新的開發人員沒有什么動力去為比特幣工作,因為沒有直接的方法來賺錢。因此,他們經常從事其它新項目的工作-----如創建以太坊代幣,新的區塊鏈開發或進入公司工作。沒有新的血液進入以提高早期開發人員的觀念和認知,因為他們是最有知識和經驗的。這將導致周期性自我強化的結果:越來越多的權力集中在一小群早期的核心開發者身上,使得系統技術進步緩慢,并趨于保守。由于開發人員擁有巨大權力,但經濟激勵力度不足,所以開發人員有面臨著被賄賂的風險。一些比特幣的早期持有者和大學贊助了開發人員,但迄今為止影響有限。

同樣,不平衡的協調能力給了礦工不相稱的權力。礦工之間更容易溝通,因為他們是一個小而集中的群體。由于采礦業是一個規模經濟的行業,我們預計采礦業將繼續趨向自然壟斷(指因產業發展的自然需要而形成的壟斷狀態),將具有更大的協調優勢。作為參考點,2年前,具有95%的采礦權的礦工代表們能夠出現在一個小的舞臺上。礦工也可以通過賄賂開發人員或雇用更多的礦工的來獲得更大的權力。最后,比特幣的制衡機制依賴于某種程度的透明度:例如,人們意識到一個單一的獲得超過51%哈希力量的礦工和開發者人員一樣具有某種程度的獨立性。而一個能夠獲得大于51%哈希力量的礦工可以保持匿名。這雖然不會引發特定的災難性事件,但是通過審查和資產凍結卻可以不知情的將它導向一個中心化控制的世界。

以太坊 
以太坊的系統性激勵機制和協調機制目前與比特幣相似。
 
以太坊正將共識機制轉移到權益證明,這將會引發激勵機制的改變。任何擁有足夠數量以太的持有人,可以通過運行虛擬礦工(“驗證人”)來取獲得礦工的權力。尤其是像1 協議這樣的解決方案,讓即使是很少的以太持有者也可以參與,從而使礦工和用戶的區別變小,并有可能降低在比特幣中存在的最大的集中化風險。
 
核心開發者的激勵機制保持不變。但是對具有挑戰性的問題進行的協調將比比特幣更快、更順暢。這是由于1)一種更加開放的變革文化,因為以太坊是針對僵化的比特幣環境中無法做到的事情而創建的,2)它由來自廣受社區信賴的Vitalik指導。

該模式目前的弱點包括:1)過度依賴其創建者(Vitalik),2)像比特幣,對核心開發者的激勵方式有限,迫使更多的項目通過創建代幣來支持自己。Vitalik 正在有意識地退后一步,這將是一個微妙的過程。

新區塊鏈在鏈上治理方面的實驗 
為了使得協調更為容易,新的區塊鏈項目正在啟用鏈上治理方案。
 
Tezos
在Tezos中,任何人都可以以代碼更新的形式提交對治理結構的更改。開啟鏈上投票,如果通過,則更新進入測試網絡。在測試網絡上經過一段時間之后,再次通過投票確認,更改就可以在主網絡上進行。他們把這個概念為“自我修正賬簿”。
 
這樣的系統是有趣的,因為它將權力轉移給用戶,而不是給更顯集中化的開發者和礦工。在開發者方面,任何人都可以提交更改,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有經濟動機去這樣做。社區通過新鑄造的代幣----使用通貨膨脹資金來獎勵貢獻。不同于目前的比特幣和以太坊,新的開發者沒有什么動力來進化協議,因此權力往往集中在現有的開發者中。這樣的系統使得每個人都具有相同的收益能力。
 
與比特幣或以太坊系統相比,這也使用戶能夠直接在鏈上協調,大大增加他們的權力,從而減少了礦工的權力。
DFINITY
更進一步,系統允許像Tezos一樣對系統規則進行鏈上投票,并對賬本本身進行直接的,追溯性的改變)。換句話說,如果發生代幣持有者不喜歡發生的事情(例如:黑客,賣藥的市場),除了本身的治理規則之外,他們還可以回滾或編輯帳本。正在開發的區塊鏈 DFINITY 正在采用這種方案。系統的支持者認為,對于處理類似 the DAO 黑客攻擊引起的硬分叉和最近 凍結150億美元的 Parity 多重簽名錯誤問題,如果毎個人都可以通來投票來撤消,會讓事情的解決變得更為順暢。另一方面,這個系統允許直接審查且代幣可以被強制取回。正如我們在以太坊上通過硬分叉來恢復the DAO 攻擊一樣,這在現有的區塊鏈中是可能的,但是需要通過高難度的鏈外協調和硬叉來實現。采用這種方案的系統就可以通過鏈上協調,而且不用分叉。

DFINITY 是最靈活的。協議的部分內容如果是Tezos允許更改的,就能通過對協議進行有效地更改,來重寫 DFINITY 中的帳簿。當然,對于不同的改變要求,這些系統可能會使用不同的投票門檻,對某些事情可能需要絕對多數人同意,而其它則僅需要簡單的多數通過即可。

鏈上治理的雙刃劍
以太坊權益證明首席構筑師之一Vlad Zamfir將鏈上治理稱為一把雙刃劍。好的一面是,它有助于確保一個過程得到貫徹執行,從而提高協調性和公平性。它也允許更快的決策。不利的一面是風險,因為元系統一旦制定就變得難以改變。就像任何直接寫入代碼的東西一樣,如果有缺陷的話,它就有可能更快、更容易地被用戶所玩弄或利用。
 
在某些使用情況下,系統傾向于靜態固定可能更好。這對于存儲價值可能尤其如此。底層協議應傾向于靜態和保守 - “三思而后行” - 在更高層次的協議則應該更靈活 - “快速行動,打破陳規”。用卡爾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的話來說:“廢除一個有問題的法案比通過一條好的律法要重要得多”。像已建立的公司一樣,一些更為成熟的協議能夠借鑒新協議的做法,并可以適配采用正在起作用的技術。對于以太坊來說,似乎更是如此,它表現出了硬分叉的意愿和通過它們來維護網絡價值的能力。因此,我期望在接下來的幾年里能夠看到以太坊代幣和新型區塊鏈的重大創新。
 
很有可能我們還沒有找到最好的治理體系,這意味著讓許多不同的方案在一個更一般的系統上測試是非常有價值的,即使僅為了學習。更復雜的系統可以模擬較不復雜的系統,但反過來通常很難。
 
最有趣的學習將來自于探索思考如何平衡可變性,讓系統可以演化發展但是又能保持足夠的穩定性。
 
未來的方案

接下來,我們將討論未來的治理策略,這些策略還有待測試。

Futarchy
在 futarchy 中,社會定義了它的價值,然后通過預測市場來決定采用什么樣的行動來最大化價值。或者說:“投資價值,對賭理念”。這句話是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經濟學教授羅賓漢森(Robin Hanson)最初是在2000年提出的。
 
拉爾夫·默克爾(Ralph Merkle)在他的論文《去中心化的自治組織,民主和治理》中對futarchy區塊鏈的實現提出了一個特別另人大開眼界的建議。在他的提議中,每個公民每年都要接受一次對當年滿意程度的調查,并讓他們在0到1之間打分。然后把這些分數平均,就得出了一個比較全面的社會福利分數。在未來的100年中每一年都會有一個關于這個福利評分的預測市場,交易員可以在這里對未來任何一年的福利評分進行推測。然后通過對未來100年的平均分數來創建未來整體福利分數,當然以前年份的權重比未來年份要高。當一個新的法案出臺時,市場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可以猜測如果法案通過,整體的福利得分會上升還是下降。如果議案獲得通過,那些押注整體福利上升的交易員就擁有了他們所押注的全部合同福利。如果他們是對的,他們會賺錢,如果他們錯了就賠錢。
 
這樣的系統可能變得非常強大,因為首先,投票變得非常簡單。人們不需要投票,他們每年只會被問到一件事:他們的滿意度。其次,人們不需要學習掌握對候選人或者議案方面的廣泛的知識。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候選人往往具有說服力,而且議案很復雜,以至于即使某個特定領域的研究人員也很難理解他們的含義,更不用說當選官員或普通公民。相反,我們依靠市場的智慧。就像股票交易一樣,只有那些對某個主題非常了解的人才會下注,否則他們很可能會賠錢給那些更了解情況的人。最后,這是一個市場激勵與社會價值觀一致的體系。
 
在futarchy中實施細節是很難的一件事情。困難的問題包括,如何決定最大化的社會價值的治理問題,以及確保人們不會采用策略性投票(詳見)策略,投出極端的 0 或 1 分的滿意度。

設定目標函數既重要又棘手,因為總會有無法預料的后果。例如,就資本主義而言,這可以表現在不斷上升的財富不均和環境的外部性。在人工智能的情況下,表現為如腦機接口(通過直接刺激大腦使快感最大化)或極快速地意外地消耗掉某個事物后使另外的事物最大化。通常我們可以通過回形針制造機的例子來說明,這個回形針制造機破壞消耗所有東西以盡可能多地制造出回形針。(回形針制造機指的是一種強人工智能,一個設計稱職且無惡意,但最終毀滅人類的思想實驗。實驗表明,具有明顯無害價值的人工智能可能構成一種存在的威脅)這些都是嚴重的問題,因為我相信,通過為所有人使用代幣化的激勵措施,并且給它們優質的數據和算法,最強大的人工智會在區塊鏈上自動運行并生存下來。如果這是真的,區塊鏈治理是我們這個物種未來發展軌跡的最大決定因素。

委任式民主
委任式民主是一種人人有能力投票的制度,可以將選票委托給別人,或隨時取消委托。在美國,我們沒有委任式民主,因為我們不能對法案進行直接投票(而是由我們的代表幫我們做了這件事),一旦我們選出代表,他們通常在任期4年。 

因為它的簡單性,看起來它似乎將被用于權益證明的區塊鏈系統。

二次方投票

二次方投票是一個購買投票的系統,每增加一票,票價就是前一票的兩倍。換句話說,用錢買票,但收益遞減。維塔利克在這方面提出了一個變種,他稱之為“二次幣鎖定投票”方法,其中N個代幣讓你進行 N * k 次投票,并鎖定這些代幣 k² 時間。這是一個很好的修改,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它調整了激勵:越多的投票權需要決定的時間越長。在一個進入或離開社區幾乎沒有代價的代幣化世界,這一點尤為重要。

用人還是用幣來投票?
一人一票的最主要問題是:系統如何應對女巫攻擊。創建帳戶近乎零成本意味著可以產生無窮的投票。這就是為什么權益證明和基于以太代幣的治理缺省模式是一幣一票。
 
像Civic這樣基于區塊鏈的身份識別系統可以幫助實現一人一票。但是,大多數加密貨幣可能會保留匿名性。身份會賦予每個代幣自己獨特的歷史,這樣可以主觀地判斷一個代幣比其它代幣更干凈或更不干凈,從而導致可替代性的崩潰。一種可能的方法是取得身份和金錢之間的平衡:完全驗證的身份獲得其金錢投票權的100%,部分驗證身份獲得50%,完全匿名身份獲得25%。
 
正如在二次方投票中提到的那樣,其他不同的機制,如社區成員不依賴于其現實身份具有不同的權重的機制也可能發展出來。例如,一個新的代幣持有者可能會減少投票權,直到他們成為社區成員一段時間,類似于只有當您是一個國家的正式公民時才能投票。
 
無論如何,如果現代政府用金錢投票,今天的世界將會有很大的不同,所以這種在默認上的改變是不能掉以輕心的。
 
最后,代幣社區內的聲譽將是至關重要的。這已經通過間接手段顯示出來,如Vitalik的建議在以太坊社區中占有很大的份量。在委任式民主制度中,授予特定人的選票數量體現了他的聲譽值。信譽好但沒有錢的人,也可能有10億以上的以太托付給他們,并因此擁有巨大的執政權。
 
其他工具
簡單的鏈下期貨市場已經顯示出自己是一個強有力的工具。在最近提出的有爭議的比特幣SegWit2x分叉中,期貨市場推測了SegWit2x與非SegWit2x鏈的預期價值。在3周的時間里,SegWit2x鏈的市場價值一直低于非SegWit2x鏈20%。SegWit2x的支持者然后因為覺得自己“沒有達成足夠的共識”而取消了分叉的努力。雖然很難確切地知道是什么使得他們得出這個結論,但期貨市場似乎是是否缺乏支持的有力指標。
其他工具正在為不同層次的治理和標準化而建立。ZeppelinOS 是一系列基本庫,通常被用作以太坊代幣系統的基礎,涵蓋了代幣銷售機制,代幣歸屬以及對項目財務的訪問控制。Aragon正試圖以如特拉華州C公司以標準方式實現公司這樣的方式創建這些系統的標準實施方式。
 
社區建議
對于用戶來說:花更多時間看看區塊鏈的治理體系,少花點時間在當前的問題上。 當前事件只是一個引發它們的更大系統的體現。所以雖然很容易受到新聞的沖擊,但最大的變革力量來自于設計或改變系統,而不是爭論它目前的表現。
 
對于開發人員:嘗試通貨膨脹。如果您使用簡單的1幣1票系統來創建新的代幣,考慮二次方鎖定投票作為低風險/高回報的選擇。
 
對于每個人:對于將在新的線上治理系統上運行的實驗多加觀察和學習。
 
結論
像有機體一樣,隨著時間的推移,區塊鏈成功的基礎是其進化能力。這種演變會帶來很多方向上的決策,而圍繞這些決策的治理則是最強烈地決定了系統最終結果。如果在系統中開發是重要的,則系統本身的編程是最重要的。
 
我相信治理應該成為投資者在這個領域的首要關注點。密碼經濟學的基本原理和這些網絡的總體治理模式對生存至關重要,但受到人們的重視和理解甚少。投資者可以通過在同一時間觀察和學習多個項目的方式來增值。如果他們覺得系統的設計可以改進,他們應該積極參與他們支持的代幣治理并積極參與社區活動。
 
我們是在超越我們的現實世界中誕生的。以同樣的方式,民主和資本主義體系決定了這么多在我們周圍發生的行為,區塊鏈同樣如此,甚至范圍更大。這些系統是有自己的生活有機體的,比包含它們的個體更關心自我延續。隨著技術發展,將這些系統發展到極限,其意義變得更加明顯。所以我們必需明智地盡可能仔細考慮這些系統的結構。像任何新的強大技術一樣,區塊鏈是一個可以沿著不同方向發展的工具。用得好,我們可以創造一個更加繁榮和自由的世界。用得不好,我們創建的系統將向著我們不想去的方向發展。
0
      
Copyright © 2016-2018 長石資本(Longcapital) 版權所有    滬ICP備16031463號    技術支持:益動科技
轩辕帝传电子游艺